一台手术中,麻醉医生的地位有多重要?

2014年03月26日

  

 在一台手术中,麻醉医生的地位有多重要?

  在美国,麻醉医师很受到重视,因为承担病人生命的救治与维护,与其他专业比较,麻醉医师的待遇不错的。但是在我国,麻醉医师在医院内的地位和作用,还是根据院长本人对麻醉专业技术是否全面了解。而麻醉医师在行业内,确实没有得到广泛的认同。很多人甚至很多本身是医疗职业的人,都对麻醉专业缺乏理性认识。很多医疗的事故或者失误,部分归因于对麻醉专业的不重视。所以以我想知道一台手术中麻醉科医生的地位有多重要,为什么这么重要?

  林筱枫,医师

  于布为医生(瑞金医院麻醉科主任),曾经撰文,写过这样一段话:

  在美国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小故事:“我打这一针是免费的……”美国着名华裔麻醉学家李清木教授在上海曾经讲过这个故事。很多美国人都认为,麻醉科医生的工作,不过就是给病人打一针、睡睡觉,那么简单,怎么拿的薪水却是美国医疗行业的第一(平均工资)呢?应该减薪。于是就有了一场非常热烈的TV辩论。绝大多数嘉宾,一边倒地支持给麻醉科医生降薪。这时,出席这次辩论会的麻醉科医生说了一句名言:“其实我打这一针是免费的……”全场立刻安静下来。他接着说道:“我打这一针是免费的,我收的费用,和我拿的薪水,不过是打完针后看着病人,不要让他(她)因为麻醉或手术出血而死去,并保证他们在手术结束后能安全醒过来。如果你们认为我钱拿多了,也没问题,我打完针走就是了。”从此美国不再争论麻醉科医生工资是否太高的问题了。

  在现代人的印象中,手术麻醉似乎只是睡一觉那么简单。手术和麻醉之安全,似乎是从古以来的理所当然。其实直到100多年前,手术开刀,哪怕是阑尾炎这样今天低年医生都可以完成的手术,对于当时的医生和病人来说,都无异于拿性命相赌。早期的手术室,其氛围,和今天人们感觉中无影灯下安静细致的操作完全是大相径庭。刀光剪影下,是病人凄厉哀嚎和满地的鲜血淋漓。不管是外科也好麻醉也好,都极其原始。而近50年间外科和麻醉的发展使得手术成为大多数人可以耐受的常规医疗,各种脏器移植、心血管、神经外科大手术更是可以得到安全的开展。

  麻醉医生重不重要?对于经历手术的病人来说,最迫切的期望便是安全,无痛。而对于外科医生来说,则需要平稳和良好的手术条件。麻醉医师的重要性,其实和医疗机构的规模和水平呈正比。越是大的医院,重症病人越多,则麻醉科的重要性就越凸显。反过来,没有好的麻醉科,那医院的水平也不会太高,至少通俗的说,高水平的重症急救和外科手术是无法进行的。好的医院和好的麻醉科密不可分。

  与其说在在手术中麻醉医生有多重要,倒不如说,在从术前到术后的整个围手术期中,麻醉科的起到了怎样的作用。

  1.术前评估和处理:手术对于人体始终是重大的创伤。生命是一场长跑,而手术、创伤就是其中一段分外艰险的插曲。人体是否能经受打击。手术以前,患者的心肺功能储备,基础疾病,需要纠正的异常,都依赖麻醉医师的临床诊断,评估以及处理。

  2.术中麻醉与支持:对于任何一种手术,病人的安全、止痛都是麻醉的基本要求,而对于那些重大手术和状况欠佳的病人来说,麻醉医师的监护治疗,维系着分分秒秒就可能流失的患者生命。在所有的医学专科中,麻醉维持着最高的医护/病人比例。一个病人的手术,需要至少两位麻醉医师或护士片刻不离的照看,因为即便是最简单的手术,都有随时发生危险的可能。

  3.术后监护:今天的麻醉已超越术中管理而涵盖了术后的系列支持,重症监护(critical care medicine)最早就是围绕着手术、创伤这些外科问题在麻醉科主导下建立起来的。当然,今天的重症监护已经远远超过当初的范畴。

  4.疼痛治疗:现代麻醉与疼痛治疗,已经从原先的创伤、外科的止痛,扩展成一个独立于传统内外科的独立学科。所有的急慢性疼痛 (创伤疼痛、腰腿痛、神经痛、肿瘤疼痛、中枢性疼痛),都是疼痛科的专业范畴。只是在中国,这尚且属于新兴事物。

  除开这些或多或少为公众所知的麻醉医师的职责,其实我们每个人从出生到生命的终点都曾和麻醉科打过交道。每个在现代医院出生的人出生时都有一个Apgar评分,包括皮肤颜色、心率、呼吸、肌张力及运动、反射等项目,有了这个评分标准,新生儿出生前后的医护质量得到了有效提高。很多人都以为这个评分体系是妇产科医生发明的,其实,这是美国一位麻醉科女医师Apgar的杰作;普通人开始逐渐熟知的抢救“人工呼吸,胸外按压”,其真正的名称是心肺复苏(CPR),是麻醉医师Peter Sefar等先躯开创的抢救生命的伟大创造。这些都是麻醉学和麻醉医师对现代医学的重要贡献。

  鲍方,南京某医院麻醉科医生

  以前网上看到的一篇文章!转载过来大家看看吧!

  1、病人的不了解。

  每次上麻醉之前,我往往会和病人简单沟通一下,再次询问他们的既往病史,并告诉病人,我为他施行的麻醉方式,麻醉过程可能有发生什么不适,需要他做什么配合。可病人的回答,体现出的他们对麻醉的认识往往就是:医生,没别的,你直接让我睡过去就是了。俗话说的好:“外科医生治病,麻醉医生保命”,手术过程风险重重,麻醉医生对病人全方位的实时监测,岂是简单睡觉可比;麻醉药品机制复杂,相互作用,岂是“一针倒”可喻。

  ------ 我们不可能要求病人弄懂麻醉机理,但我们起码可以适当进行临床麻醉的一些宣传,告诉大众:麻醉到底是什么?它有着怎样的重要性?可以适当印发一些小的宣传册,在术前访视和术后随访时发给病人,这不仅能使大众了解麻醉,进而尊重麻醉医生的工作,也能使病人消除术前的恐惧,更好配合治疗。

  2、同行的不尊重。

  在我们这里,麻醉医生常被叫做“麻醉师”,虽然这仅仅是个称谓的问题,没必要多做什么计较。但听上去总觉得特别不舒服,而事实上很多外科同行也的确没把麻醉医生的辛勤劳动当回事。普遍觉得麻醉不过是个辅助的工作,有时候甚至觉得护士也能担得起这份工作(申明一下,这里绝对没有看不起护士的意思)。

  ------ 要改变别人的看法,获得别人尊重,首先自己的水平业务要拿得起。一方面是挑战复杂、重症病人的手术麻醉,把麻醉做好,做得漂亮,形成请麻醉医生会诊,协助手术治疗的风气;另一方面的确还得靠麻醉学界的团结和共同努力,改改“麻醉师”的称谓为“麻醉医生”,有时这种改口,不仅仅称谓的改变,可能随之带来的是一种观念的改变。

  2、

  在中国这种比较恶劣的医疗环境中,医生的地位已经令广大医务工作者无奈,而作为临床医生的一员的麻醉科医生,我们的地位给人的感觉似乎更是尴尬。

  本来我们守护着病人的生命,应该是有着很重要的地位,但是实际生活中,我们是什么样的地位呢?

  还依稀记得大学时期,参加社会公益活动,人们那惊奇的目光和诧异的眼神“麻醉学是什么?打麻醉还要学?”——人生第一次为自己的选择感到迷茫,原来这是一个几乎不为人知的学科。

  曾经不知道多少次,跟自己的亲属,跟自己曾经的高中或中小学同学解释自己的学科,解释麻醉不仅仅是“打一针”。——麻醉的科普知识有待普及。

  每一次在麻醉门诊访视病人,都是对自己选择的一种冲击,病人根本就不认为麻醉是重要的事情。他们就只是认为他们要进行的手术,要做的检查才是必要的和重要。——我们应该让病人更多的了解我们,了解我们的重要性。当然这需要外科医生的尊重和配合。

  有的时候去访视病人,经常见不到病人或者他们只是在等着签同意书,当看着病人对你的关切询问置之不理。对麻醉同意书一副不懈的样子时,好难过。他们认为我们在推卸自己的责任。我们的劳动难道真的没有人尊重?!——我们需要加强入院和手术前教育,让病人对自己的整个流程和每一个流程的意义充分有效的理解。

  当然,现在很多外科医生也比较重视麻醉医生的存在,术前请我们会诊,积极告诉我们病人的特殊情况等等。这是一个好的现象,希望前景广阔,呵呵。

  要提高我们麻醉医生的地位我认为,简单的说:

  1. 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;

  2.麻醉科和外科医生相互轮转,亲身体会,让彼此更了解对方,促进和谐,共同进步,二者不是依附关系,是共进共荣的;

  3.做好普通群众和病人的工作,通过通俗简单的方法普及麻醉小知识,让更多的人了解认识麻醉。

  3、在5月31日这天,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报道了一位新疆武警医院院长的事迹,其中播放了这么一个镜头,一位患者握着院长的手,说:“手术做的真好,一点也不痛”。

  我看了以后苦笑不得。我们不能强求一位牧区的患者对麻醉有什么了解,因为即使在医院里有些内科的同行也是把我们的工作内容看作是“打一针麻药就好”。

  这个现状值得我们深思,在医疗界尚且没有对麻醉有比较深入的认识,何谈社会对麻醉的了解。作为麻醉工作者,应该怎样让自己的工作为大众所了解?怎样走出这个封闭的空间?

  我建议,

  首先,耐心宣教。不要不屑于或懒于向别人解释。对身边的朋友、亲人,对患者、家属都要讲讲麻醉不是打一针那么简单。我在和患者谈话时,都要说全麻期间,患者没有呼吸、意识,由呼吸机带动呼吸,有各种先进的仪器监护患者的生命情况,术中可能出现各种危险,很多需要麻醉医生来处理,比如大量的出血等等。对家属先形成一种震慑。

  其次,勇于宣传。早在我读大学时,就看到过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徐慧芳教授在文汇报上的文章,宣传麻醉工作的性质及其重要性。当时我在读麻醉本科,看后大大增强了专业自豪感。后来也看到过王景阳教授写过相关的麻醉科普文章。但是以后看到的越来越少。现在麻醉从业者越来越多,我们可以在各种报刊杂志上投稿、撰文宣传我们的工作。

  还有,提倡轮转。有的医学院规定学生在医院实习期间要到麻醉科1到2周,有的却没有这个要求,比如上医就没有这个规定。这样学生毕业后一旦到内科工作,就很难再和麻醉科打交道了。麻醉科的领导应该和医院要求,刚入院的住院医生、研究生,甚至实习生都应该到麻醉科学习工作一定的时间。我在瑞金医院的同学告诉我说,于布为教授在医院里就要求住院医生到麻醉科来轮转,他的理由是:在临床学会了如何治病,还应该到麻醉科来学习如何救人,这样才是完整的医生。

  4、在我们医院,麻醉科的地位是很高的,我们科的医生们从来没有感觉到麻醉医生的地位危机,所以每一次看到同行的战友为麻醉的地位发愁,一些学术会议上大伙都在讨论如何提高麻醉科地位时,为自已选择这个医院感到幸运。介绍一些具体的经验吧,希望对大家有帮助。

  1:麻醉科是医院的核心科室,是外科系统运转的中转站,在我们医院麻醉科和手术室是一起管理的,护士长在麻醉科主任的领导下具体负责手术室的管理,而一个手术间里,护士也是在麻醉医生的管理下开展工作的。上下关系融洽,且等级很清楚,一级对一级负责,麻醉科是一个团队的理念。而外科医生是来手术室开刀的,在我们麻醉科的地盘上办事,外科医生从心理上就有讨好麻醉科的心理需要。

  2:科室在医院领导的重视程度很重要,麻醉科在我们医院常委里是非常重要的,医院的收入很多都是来自麻醉科及手术室的收费,而且手术室协调着医院医疗工作的运转,是外科手术是保障中心,在预防医疗事故中起了重要的作用,医院的领导也有讨好麻醉科的心理需要,通过麻醉科,领导可以很容易了解整个手术科室的情况。医院的领导也有讨好麻醉科的心理需要,当然麻醉科也非常重视与领导的关系,这也是提升麻醉科地位的一个最重要的保障。

  3:麻醉科医生的自身的素质和能力是很关键的。除了本专业的知识和技能要精外,麻醉科医生还重视手术室的管理工作,我们的护士工作不到位,我们有责任监督,而且基本上麻醉医生都要能熟悉护士的工作,打针,换瓶,配台,手术配合,点数,到插胃管,导尿,上止血带,摆体位等等,麻醉医生都要对负责。对外科医生来说,我内科比他们强,对内科医生来说我们外科知识比他们丰富,而且麻醉科还有自已专长,能力高,是麻醉科地位提高的根本,很多医院麻醉科医生除了做麻醉其它什么也不会,连摆手术的体位都认为是护士的事,也不愿意去做更多,这样话来讲麻醉科的地位就无从谈起了。

  4:与外科医生的关系很重要,在我们医院,麻醉科医生很尊重外科医生的工作,能体谅他们担的风险和辛苦,在工作中也处处替他们着想,尽量地满足他们的工作,为他们手术创造最良好的条件,很多病人的事情也尽量地与外科医生商量,而不是武断的停手术,或者其它。互相理解,互相体谅才能做到互相尊重。围术期遇到矛盾是正常的,麻醉科争取外科医生的理解先,如果外科医生不理解,一般给予暂停手术。

  5:麻醉科的地位除了与麻醉医生有关外,麻醉科的领导是绝对的责任人,对科室软硬件的管理,人员的管理,与其它兄弟科室关系协调,与医院领导的关系协调,整体学术的进步,全科室医生能力的总体提高,麻醉科主任主任的工作重点,而我发现很多麻醉科主任一心埋头做麻醉,别的事情不闻不问,这样麻醉科的地位是无从提高的。

上一页

下一页

上一页

下一页